雪菇顶半糖抹茶拿铁

血与髓与你的叹息,构成我骨头的形状
CriminalsCP: 言峰绮礼 x 卫宫切嗣 庆贺切嗣老爹终于来了我迦 四战背景,两个老爷们急头败脸打架 开始搞事 40
在前一日是旧文补档 梅剑亲情向,阿尔托莉雅第一视角。 并非月世界设定的路线,更多是我臆想的本传故事吧。 阿尔托莉雅不常去想过去的事情。 比起回忆,当前和未来的事情更值得去思考。 卡美洛的夜晚一向十分热闹,从城堡上看到的街市点着烛光,人影在其间穿梭,留下闲庭信步的黑色剪影。而从高塔上眺望到的城外风景黢黑又辽阔,没有了人工照明的大自然充满神秘和危险,年少时的她也许还会趁着夜色溜出去,但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从她的方向朝着右后侧退两步,那是梅林的位置。 宫廷魔术师从她幼时便一直待在那个位置,就算在她难得能休息下来的简短睡眠中,总是清爽地笑着的半梦魔也能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哇地大叫着... 28
7 65
就算谈恋爱也不可以放朋友鸽子CP:罗玛尼·阿其曼 x 藤丸立香♀ 是 @帆風粒 的黑道paro!副职是医生的黑道律师与组长。 ※所科咕前提下的罗咕 我有预感会被屏蔽所以 点我观看青涩童贞恋爱 真的很傻吊的文 8 128
Stratford 1939CP:藤丸立香♀ x 玛修·基列莱特 1939年paro,寄住者与大小姐。 Ⅰ 藤丸立香在上午十一点零五分到达了斯特拉福德火车站。英国人一向准时,她老远就看见在电话里说十点五十分就会到的兰斯洛特和贝狄威尔。她想那两个在人群里一眼就能看出是军官的人大概就是了——毕竟她在那之前都没有见过。 行李箱有些沉。她的养父詹姆斯·莫里亚蒂跑去挪威做访问教授,一去就将是两年。她在家一边感叹着数学教授的炙手可热一边用尽力气合上行李箱,毕竟斯特拉福德并不是什么大城市,想要再做衣服可就要坐好几个小时的火车了。她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生活必需品都带上了,从裙子到长靴,再到莫里亚... 9 171
置顶 & 目录我是菇菇❗️这个号只会出现fgo相关,主食女主盾以及西布伯南,纯食不拆不勤快但是会更新Lof上只会放文,微博废话很多是个福尔摩斯毒唯,能微量食用cp向❗️不接受任何角色黑谢谢大家喜欢微博 白云蘑菇煲 做一下过往的同人目录(会持续更新) 女主盾: 亲爱的笔友小姐 (20世纪60年代paro) 永生花 Stratford 1939 (二战paro)(这篇和巴黎夜火其实是同一背景时代) 西布: 二次苏生 于你所在之处 Falling from your dream (生前paro) 而此身,融化火焰 (伪西格鲁德幕间物语) 伯南:... 2 13
巴黎夜火 Chapitre 5CP:埃德蒙·唐泰斯 x 弗洛伦斯·南丁格尔 时代背景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战争开始后第五年,一九四三年一月,一列装满了国际红十字会的医生护士们的吉普车队开进了被占领的巴黎。一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战争结束,那列车队才沿着两年前相同的道路重新开出巴黎。拥有一定程度的ooc及虚构历史情节,存在将历史人物替换的操作。 怕屏蔽放外链 19 72
而此身,融化火焰CP:西格鲁德(齐格鲁德) x 布伦希尔德西格鲁德幕间物语(伪)有少许的苏尔特尔x奥菲莉亚情节。※是同人!※是同人!※是同人!标题满怀私心地对应了布伦希尔德的幕间物语 [然而我,欲为火焰]黑暗。无边的黑暗。在被濒死的奥丁封印后,又被困在这令人恼火的黑暗里。并非赫尔或斯卡哈的领土。想必海拉看到此刻的我,会以她那尖利的喉咙嘲笑出声吧。以这溃不成军的碎片形态存在着的,曾将众神和阿斯加德燃烧殆尽的我。总有一天,总有一天——选项:…………? ??:御主,你醒了啊。选项一:又来了吗?选项二:西格鲁德……西格鲁德:确认。如您所见,我们正处于一片云海之中。未能观测到虚数潜艇或异闻带的迹象,也就是说——选项:—... 7 125
Falling from your dreamCP:西格鲁德(齐格鲁德) x 布伦希尔德 当两人还是人类的时候的故事。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篇ooc 她的梦境千变万化。有时从云烟缭绕的阿斯加德开始,有时从阴冷潮湿的尼福尔海姆开始,有时从虹桥边缘窥见的那一点耶梦加得的尾尖开始。这一次她的梦境从中庭开始,她还尚保有羽翼之时。 她看见一个战士的灵魂,自他倒下的身体中慢慢分离。战士的灵魂发着光,金色的碎光从头顶淋到脚底,直到灵魂与身体相连的丝线断开。她自天马上降下,光之羽翼向后收拢。战士的灵魂看向她,眼神里毫无畏惧,那是值得她去迎接的。她将长枪插入地面,将手按在胸前向战士的灵魂深深鞠躬。这是奥丁授予的礼仪,连... 8 228
于你所在之处CP:西格鲁德(齐格鲁德) x 布伦希尔德 两人在迦勒底重逢的故事。 我还在搞ooc同人我自裁 我明年一定狂抽西西弥补遗憾 当藤丸立香领着西格鲁德遇见布伦希尔德的时候,她正和玛修讨论着是否该让两人见一面。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女武神的胸口和腰肢撞了她满怀,玛修惊呼后撤扶住快被女武神撞飞出去的御主,没想西格鲁德率先伸手提住她的领子,接着一个跨步走向布伦希尔德。 英灵是没有特异点的记忆的。藤丸立香被玛修握紧了手腕,她觉得也许两个人马上就要开打,毕竟女武神的宝具特攻摆在那里,而西格鲁德的史诗故事里又写得明明白白——她下意识打算用令咒停止两人的行动,在马上快喊出口的最后一秒发现情... 10 364
对西布的解读(非常个人色彩)布伦希尔德在这段和西格鲁德的感情里(无论是史诗还是月球)把自己处于下位,在被动的位置。唯独在杀死西格鲁德的时候她站在了主动一方。她追加的新语音 ,“无论西格鲁德和我发生什么” ,这种语序就说明了她面对西格鲁德的时候,自己才是第二位——正常情况下大家都会说我和xx,别说她是北欧人要按着英文语序来这设定可全是日本人写的。她喜欢master吗?毋庸置疑。无论是幕间还是体验本还是羁绊语音,都明明白白地表明了她对master的爱意。但是那是有些复杂的感情:首先她将西格鲁德投射在了master身上,其次她也抱有对master这个可以接受她并善待她给予她温情的“人类”的敬意——这种敬意可以说由于西格鲁德的加... 174
二次苏生CP:西格鲁德x布伦希尔德 急速摸鱼,人设全靠史诗支撑 我摸到了!!我摸到了!!我接下来看剧情了不搞ooc了 布伦希尔德经历过两次死亡。 她因忤逆奥丁的喜好而被拔去双翼,变为人类。她原是高傲无情的女武神,她没有私心,也没有感情,正如她将胜利判给Agnar,正如她不懂如何讨大神奥丁的欢心。因她是机械,是被设定好程序的人偶,和爱尔兰民间传闻的无头骑士略有相似,她只不过是用来迎接英雄的导游——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导游这个词。女武神布伦希尔德死去了,她陷入沉睡,柔软的长发披散于盾墙与火焰围绕的囚笼中。奥丁对她说,你该被罚,于是她便接受了。 所以当勇者将她从无尽的混沌睡梦中唤醒时,她除了... 4 202
永生花CP:女主盾/盾女主无差 ※包含许多个人对二部及结局的猜想。 以玛修的第一人称叙述的故事。 第一段录音 你好。……啊,好像忘了按下录音键。诶?已经设定好了吗?……真,真是丢脸了。 那么再来一次!你好。我是玛修·基列莱特。嗯……是人理存续保障机构菲尼斯·迦勒底的员工之一。是员工吧?……啊,当然了,我也曾经是战斗人员之一。 迦勒底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些奇怪呢?因为曾在公元前一千年的时候,在两河流域南部曾有一支民族叫迦勒底。我在书里见过苏美尔的文明遗迹,也曾经亲眼见过即将覆灭的巴比伦。说出来也许你不会相信,但这的确是... 5 94
Indulge in your lipsCP:埃德蒙·唐泰斯 x 弗洛伦斯·南丁格尔 一个政_坛pa,赞助人伯爵与议员南丁。 ※全文皆属虚构,虽然参考现实中的英国议会制度,但和现实的任何人物与地区都没有关系。 绝对会被屏蔽所以放外链 13 90
巴黎夜火 Chapitre 4CP:埃德蒙·唐泰斯 x 弗洛伦斯·南丁格尔时代背景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战争开始后第五年,一九四三年一月,一列装满了国际红十字会的医生护士们的吉普车队开进了被占领的巴黎。一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战争结束,那列车队才沿着两年前相同的道路重新开出巴黎。拥有一定程度的ooc及虚构历史情节,存在将历史人物替换的操作。老样子放外链 9 68
巴黎夜火 Chapitre 3CP:埃德蒙·唐泰斯 x 弗洛伦斯·南丁格尔时代背景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战争开始后第五年,一九四三年一月,一列装满了国际红十字会的医生护士们的吉普车队开进了被占领的巴黎。一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战争结束,那列车队才沿着两年前相同的道路重新开出巴黎。拥有一定程度的ooc及虚构历史情节,存在将历史人物替换的操作。怕被屏蔽放外链 5 86
巴黎夜火 Chapitre 2CP:埃德蒙·唐泰斯 x 弗洛伦斯·南丁格尔时代背景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战争开始后第五年,一九四三年一月,一列装满了国际红十字会的医生护士们的吉普车队开进了被占领的巴黎。一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战争结束,那列车队才沿着两年前相同的道路重新开出巴黎。拥有一定程度的ooc及虚构历史情节,存在将历史人物替换的操作。 https://shimo.im/docs/r5NTKrAETgcMGlpF/ 6 85
巴黎夜火 Chapitre 1CP:埃德蒙·唐泰斯 x 弗洛伦斯·南丁格尔 时代背景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战争开始后第五年,一九四三年一月,一列装满了国际红十字会的医生护士们的吉普车队开进了被占领的巴黎。一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战争结束,那列车队才沿着两年前相同的道路重新开出巴黎。 拥有一定程度的ooc及虚构历史情节,存在将历史人物替换的操作。 怕被屏蔽敏感词放外链 https://shimo.im/docs/2GD7n8NDNBocirgY/ 6 117
一九零一过于我流的监狱塔组(埃德蒙·唐泰斯x弗洛伦斯·南丁格尔) 1901年护士长81岁,她在这一年因过于操劳而双目失明 灵感来自Eason的《1874》 ※即使是生前的南丁也采用了月球设定 从英灵座偷溜下来去护士长梦里聊骚的伯爵先生现场演示如何吃瘪 「在黑暗中有人呼唤她,以低沉的青年声音。她看不见,只得揣摩着那人的长相,却被看透了心思。说道:“你从未见过我,自然连猜想都无法贴切。”」 弗洛伦斯已经年老。她总是坚持自己依旧可以活动,还有伤员在等待她看护。然而她的学生伏在她枕边说不必担心,老妇也只得躺在床上紧皱眉头。... 10 148
洗礼生前的莫是扭曲执念的具现化 全是个人妄想 需要王姐落地 壹 莫德雷德从未受过洗礼。她在魔女的城堡里出生,人造人有着惊人的成长速度,从塔楼上望出去,她看到摩根的家臣把刚出生的孩子抱上马车。摩根在她身后,胸前柔软的脂肪顶着三个月大的莫德雷德,面纱后的嘴唇微微抿起,“他们去教堂,去做洗礼。”她的鼻尖隔着黑纱摩擦莫德雷德的耳朵,“而你不需要。” 莫德雷德很久都没有明白母亲那句话的意思。她自我满足似地以为那是她强大的证明,她不需要神的庇佑。直到她十分偶然地,似乎被命运嘲弄了似的,目睹了一场婴儿洗礼的全过程。 她看着银质的洗礼盆,婴儿正被慢慢地降... 3 139
(一点妄想)造物主对他的造物灌注希望 可人偶没有灵魂侦探永远得不到他期望的爱恋正如他回绝整个世界直到异闻带坍塌灵子消散去亲吻人造的骨节硅胶凝成的皮肤你亲手挑选的海蓝眼珠你知道后面连着电线裹着深红的绝缘层 扯开骨节连手都不会弄脏去打开出自天才之手的颅骨切断棕黑的高温丝用指尖触摸通电的电路板放大镜抵在未成熟的髋骨边缘嘴唇试图从心脏的部位得到温暖最后侦探从扶手椅里离开最后一次与天才的相片交谈 照片的边缘遇热卷黑焦味被盖在刚刚合上的人偶颅骨里“期待是属于身体的,而希望属于灵魂。” —《A致X》 10
烈火晚樱高文咕哒♂ 有paro 有隐晦描写 有死亡&伤残描写 听着Aimer的星屑ビーナス写的 虽然不太适合做阅读BGM Ⅰ 他是在庆典上再次见到高文的。 今天是节日,所以直到深夜都有冲天的篝火。五月柱上围满了彩带,火光在色彩斑斓的树干上跳跃,一次又一次地被人影挡住。他对高文挥着手,高文显然是看见了他的,却只站在原地,两眼直直地盯着他的方向。他在高文眼睛里看到过往的热情,他的手很冷,即使身后便是篝火。旁边有佩戴花环的姑娘走来,邀请他跳一支舞,他没有理睬。高文一直看着他的方向,他也一直注视着高文。五月的花果与绿叶在草地上投下... 3 96
His Fifteenth Date福x咕哒子♀ 并不算甜的约会故事 涉及第二部剧情 基本上是咕哒子→→→→→→→→→→→→→→→→→←福 “我们出去吧,福尔摩斯先生。” 藤丸立香抱着一沓南极资料,小心地把桌上放满的纸张书籍推开,才放心坐回椅子上。 反客为主占据了房间的从者似乎没有听到,他思考时一贯如此,想必此刻就算是迦勒底再次爆炸他也会依旧坐在扶手椅里,用合拢的双手压着嘴唇。 “福尔摩斯先生!” 她提高声调,这才终于看到对面的人给出反应。福尔摩斯伸出食指,隔空堵住了她的嘴。 “我认为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福尔摩斯的声音像是飘在云端,瞳孔略显涣散地盯... 12 191
822
Brothers我在写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是原作福 不是月球福迈克罗夫特和夏洛克是世界上最普通又最奇怪的兄弟 夏洛克·福尔摩斯是我的崇敬和渴望他是我的圣人 剧情过分随心所欲OOC可能以上 13:30 P.M. 1859年8月14日 迈克罗夫特捡起脚下的球,朝着远处的夏洛克扔过去。“母亲,我不想再玩球了。”十二岁的迈克罗夫特朝坐在花园椅子里的母亲抱怨道,“而且夏洛克也并不喜欢。”维奥莱特·福尔摩斯撑着一把白色的蕾丝阳伞,她朝着大儿子伸出手去,黑色的薄纱手套被强烈的日光晒成灰色。迈克罗夫特顺从地朝着母亲走去,他只需瞥一眼母亲的表情便能猜... 5 14
卡美洛昼九时圆桌中心 无cp向骑士们与王的某个共同瞬间或远在天边 或近在眼前在稳定的圆形尚未缺失一角之时享受短暂温暖的时间一切皆是我杜撰以想象描绘曾经的英雄们*古代欧洲人以地平日晷计时,自太阳升起时为昼一时,太阳落下时为夜一时,中午十二点为昼六时,随着季节而变化。 -昼九时整据巡查的守卫报告说,在城堡五楼拐角处的阳台上有一堆人形的鸽子。贝狄威尔是幸运的,在那堆鸽子中找到了一缕沾着灰和细软鸽毛的红发。鸽子被毫不掩饰的脚步声惊飞,白银的铠甲上反射了一团柔和的日光,却足以让刚从浅眠中醒来的人无法睁眼。“……睁不开眼睛了,贝狄威尔卿。”“反正卿本来就不睁眼睛吧。”红发的圆桌骑士咕哝着拔去头发... 9 110
亲爱的笔友小姐盾女主/女主盾无差有paro 灵感来自于《查令十字街84号》……结果被我魔改得貌合神离地名如有雷同纯属我激情瞎编 -1961年3月12日盾牌小姐收英国伦敦市泰晤士河大道64号这真是个奇怪的笔名!——如果一上来就这么说真是太失礼了。你好啊!大洋对岸的盾牌小姐!但愿我没有给你留下一个十分失礼的印象,还请你原谅这个来自曾是你们附属国的家伙。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48号,和你一样用着笔名。我在报纸上的笔友交友区偶然看到了你——其实并不是我想看报纸,不过是把医生订的报纸拿回家的时候瞥到的——那时候我想道:“这真是个奇怪的名字!怎么会有人叫自己盾牌呢?”出于好奇心,我便取了个同样奇怪的笔名“48号”,这样... 12 139
伊甸之东CP:盖提亚(Beast)x藤丸立香♀(Master) 在终局特异点结束后的小小插曲。 在机缘巧合下留下一个思念体,却只能存在一个晚上的盖提亚。与尚未流尽泪水和鲜血的少女御主,在梦境中相遇。 怜悯之兽会做梦吗? 一个非常短小的故事片段。在唯一也是最后的绚丽梦境里,皆以为对方是幻象的人类与兽,极其平淡又短暂地,找到了自己的安息之处。 全部都是个人理解以及猜想,请斟酌点开。 她的眼角带着泪水。 人类总是如此,他们害怕失去,害怕离别。尽管知道泪水对于逝去之物没有任何意义,却还是会本能地浪费血... 6 137
 
©雪菇顶半糖抹茶拿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