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饿了

 

Baumkuchen

无cp向,红茶给咕哒子过生日的小故事
是约稿



“年轮蛋糕想要新式的还是旧式的?”

藤丸立香被这突然的询问搞得不明所以,她“啊”了一声,越过灶台上呲呲响的热水壶盯着卫宫,“这个还有区别吗?”

“当然有了。从做法来讲,新式的偏向简洁,面糊的配方也会变得更细腻,旧式的话,大概会是更质朴的味道吧。”

藤丸立香用食指抵着太阳穴思考,最后抬起头来,“哪种比较好吃?”

“……”卫宫从切碎的番茄上抬起眼睛,“这要看Master你的口味了。不过,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大概会更喜欢改良后的配方。”

“为什么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一样啊?”

卫宫把去了皮切成小块的番茄倒进旁边的锅子里,锅底融化的小块黄油滋滋作响,他用木铲轻轻翻搅,鲜艳的红色汁水从果肉里挤压出,融进黄油里。藤丸立香盯着他想用眼神戳破沉默,最后她放弃了。“迦勒底有烤箱吗?”

“年轮蛋糕需要的烤箱比较特殊,迦勒底只有普通款式的。”

藤丸立香因今早提出要吃年轮蛋糕的自己感到了一丝愧疚。说起来想在生日时吃年轮蛋糕这个念头也只是因为和在食堂偶遇的工作人员聊了聊,期间达芬奇插话进来说“那个很简单的”于是藤丸立香信以为真,殊不知天才的“很简单”和普通人的“麻烦”是一个等级。只是就算她现在叫达芬奇过来帮忙也来不及,万能之人只在食堂晃了一下就愉快地拿着手杖走了,说是最近有很繁忙的研究项目所以暂时锁上了工坊门。卫宫看着年轻的御主在灶台对面捂着脸咦咦啊啊,把烧开的水倒进锅子里,激起一阵细微的爆裂声。

“……不过我倒是可以投影出来。”

“可以吗?!”

藤丸猛地抬起头,“我以为投影仅限于武器或者小东西之类的……啊不过情人节那时候卫宫先生也送了我锅子,所以是……唔啊啊,原来是可以投影的啊……”

锅盖轻声盖上。藤丸看着逐渐起雾凝起水珠的玻璃盖子,又看向蹲下去寻找青椒和黄椒的卫宫露在灶台上面的一撮白色头发。“您已经忙了一天了,不休息一下吗?虽然今天确实没带您去打周回,但是午饭已经吃完了啊,而且离晚饭还远。”她指指身后挂在墙上的电子钟,数字和液晶屏让任何出身的从者都能一目了然,“现在准备晚饭的话,到了晚饭可就凉了。”

“今天的晚饭比较麻烦。”卫宫站起身,顺便拿了一颗苹果扔给她,“你也能察觉到吧,今天大家都很忙,连来骚扰你的那些小姑娘们都不见了。应该是在悄悄准备给你的礼物,毕竟这可是你的生日。”

“那样我就很闲了啊!”

“闲的话就来帮忙吧。之前送你的料理指南应该看了吧?让我看看你的学习能力,Master。”

她还想说卫宫出品的菜刀和普通菜刀都不一样,却赫然看见迦勒底厨房用的也是同款投影菜刀。她回想着书里写的握刀方法,一边按住切半的青椒,眯着一只眼睛对准切了下去。

“还不错。”卫宫站在一边点点头,“把这些都切成细丝就好,当心别切到手指。”

藤丸立香听着旁边锅子咕嘟咕嘟冒着泡,卫宫在她切青椒的时候打开锅盖,搅拌着还未成形的番茄酱。“加点海苔会不会更好呢……”卫宫自言自语着。

番茄加海苔,前所未有的搭配。藤丸咋舌看着他去储藏柜里寻找袋装海苔,一边侧过头去闻加了白糖的番茄酱汁。酸甜的味道在热气之中蒸腾,她想起午饭吃过的烤秋刀鱼,剖开肚子还有鱼籽,白姜泥和萝卜涂在一起,藤丸美其名曰“水晶奶油”。不过或许是某种创新,又或者是随着她性格的调整,总之卫宫把带有粗盐粒的零食海苔剪成小细条加进了番茄酱中。接着他转头去看藤丸切得七扭八歪的彩椒,“……嗯,就初学者来说,做得还不错了。”

藤丸立香满意地笑,“卫宫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做蛋糕呀?”

“等到番茄酱做好。”卫宫倒是十分耐心地把菜板拿去水槽里洗,“在那之前,Master,如果你想学的话,就先把原料准备好。”

冰箱上贴着卫宫早就写好的原料表,似乎是在藤丸一大早跑来厨房和他说想吃年轮蛋糕之后就贴在那里了。今天的从者们似乎连周回都格外卖力,她从早上起来便一路上收到诸多祝福,也不知是谁透露的——嫌疑犯大概可以从某几位英灵之中找到——但她已经不在意了。

“鸡蛋,面粉,水……”她念着便签上的字一边翻找冰箱,并惊奇地找到了一些情人节时没吃完的巧克力,那些居然是从者们收到的,上面有些封面还写着“送给兰斯洛特先生”或者“亚瑟先生请收下”之类的话。那是从者们无法拒绝的好意,却又无法收下,只得塞在冰箱深层借用忘却的形式来逃避。

卫宫关掉了火,于是她闻见揭开锅盖的时候空气里酸甜的番茄香味,也许是混进了海苔,在酸味几乎消失殆尽的酱汁气味之中她嗅到一丝丝清新的咸味,海产物的味道若有若无地盘绕在鼻腔里,让她还未完全消化午饭的胃开始颤动。

电饭锅的盖子被揭开,米饭已经炊熟。藤丸从灶台旁溜过去,浓郁的米的味道带着蒸汽包住她的脑袋,她看着卫宫翻动米饭,又盖上盖子让米粒更加蓬松。她得意地早就备好了盆子和蛋抽,把原料摆了一圈洋洋自得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一个熟练工。卫宫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便携ipad,藤丸想着这大概是投影出来的,却没说出口,看着他调出菜单,放在了洁白的台面上。

“首先把鸡蛋打散,蛋黄和蛋清搅匀,这是一切的基础。”卫宫教她旋转手腕,把盆子里足够十几人吃的鸡蛋打散,“力道放轻一些,打太重的话会混进很多空气,鸡蛋液会起泡的。”

藤丸跟着他的动作,如同小鸡学啄米。面粉飞到她的脸上,牛奶从盆子里飞溅而出,打湿她的围裙和灶台面。迦勒底一切都是白色,刺眼的白色,似乎在这里永远无法见到其他色彩,藤丸立香说了句不,把更多的鸡蛋磕进新的盆子里。

鸡蛋清黏在手指上,她又用手背擦脸上的面粉,混出一条亮晶晶的擦痕粘在脸颊上。她有耐心和一百个从者搞好关系修复十几个特异点,却没有把面糊搅打顺滑的耐性,她还是少年,她喜新厌旧,最终她在水池里洗了脸,把头发全都束到脑后。卫宫全身干干净净,用刮刀清洁飞满面粉牛奶砂糖的盆子内壁,并翻转手臂把丝绸质感的面糊拉出一条长长的细流。藤丸在一边脸上滴水,却依旧笑嘻嘻问着料理教师下一步做什么。

卫宫看着她脸上滴下水来,在围裙上打出一片湿痕来。“……没关系了,Master。接下来的我来做,你可以去休息了。”

年轻的御主摘下围裙,拿起好早以前的苹果嘎巴嘎巴地嚼。卫宫把那些无人认领的巧克力拆开,检查着质量。走廊里终于有了人声,似乎是某位女从者朝着这边来了。她没想躲开,只是飞快吃完了苹果,把嘴边的汁水擦去。

“Master,你在这里吗?”

巫女狐笑眯眯地晃着尾巴接近,把一盘和式点心塞给她。女从者们同样筹划着生日大餐,贤妻系从者竟在热火朝天的烹饪中抽出时间做了点心。保证了里面没有爱之灵药或者迷魂药之类的可疑成分后玉藻前款款离开,头上的耳朵不停抖动。

藤丸盯着卫宫投影烤箱的手看,有人从侧门进来黏在她身上。清姬和静谧哈桑捏着点心喂她,两人的指尖纤细干净,她一个个拿过吃了。清姬附着她耳朵轻声讶异年轮蛋糕的用具奇特,尤其是巨大擀面杖一样的转芯。卫宫把面糊淋在转芯上,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速度便能见一层薄薄蛋糕成型,接着要淋第二层。藤丸立香兴起,带着黏在后背上的静谧哈桑也去体验蛋糕制作,清姬一把便拦住想要触碰的黑皮肤少女,“若是你碰了这蛋糕怕是只有夫君一个人能吃了。”听了这话黑皮肤少女便缩回手,在一旁怯怯看着。

藤丸立香手法拙劣,面糊一层深一层浅,火候也不到时候。他们做的面糊够全迦勒底的人人手一块,这可是个大工程。不一会准备好晚餐的诸位从者也带着试吃品前来,因为放了烤炉而空间狭窄的厨房更拥挤了,藤丸只得撇下卫宫转移到走廊上去。

她听到厨房里有烤炉炙烤的滴答声,有去帮忙的从者交谈的声音,有厚瓷盘放上烤架的声音,气味也逐渐飘出。从走廊另一头的第二个厨房之中飘来精制怀石料理与咖啡的混合气味,她靠着走廊的长长落地窗,松软的橘发在玻璃上流淌。她想在这样寒冷的山群和星空之下,竟也有能让人放松下来的温暖场所。根据她为数不多的料理知识,她想她会在番茄芝士焗饭里吃到大小不一的甜椒,在切开蛋糕的时候也许会见到粗细不一的年轮。她见到布狄卡洗了许多草莓,那也许是她从特异点带回来的,至少迦勒底不会生长这种植物。

透过打开的厨房门,藤丸侧过头就会看到厨房内的电子钟,晚饭时间马上就到了。于是她身边围着的从者们一股脑地散开,奔向厨房餐厅或者自己的房间。她长长地从鼻腔吸气,古今东西的各种气味化作温柔的烟雾渗进大脑皮层。从锁着门的达芬奇工坊传来脚步声,万能之人快活地和她打招呼,便走进厨房里去看那些香气的来源。

“烤好了。尝尝吧,Master。”

在众人的喧嚣之外,卫宫端着小小的点心盘走过来,里面是刚刚切下来的年轮蛋糕。他把盘子放在藤丸立香旁边,随即站在原地等着她的想法。她用叉子切下一块,活像砍去一片树的肢体。

“……很好吃。”

“是吗,我还以为外层烤过头了,看来没有。”

藤丸立香盯着盘子看,蛋糕外面裹着一层薄的巧克力壳,那些冰箱里的巧克力二次再生,化作只为了她而存在的珍品。这是她参与其中的蛋糕,她想她不是个合格的学徒,卫宫对此却并不在意。藤丸抿抿嘴唇,舌尖还有细腻的甜味。

“话说回来,Master,你知道年轮蛋糕的寓意吗?”

“寓意?”藤丸吃下第二口蛋糕,“是圆满长寿之类的吗?”

卫宫点点头,“差不多。”

“还有别的吗?”

藤丸立香看向他的眼睛。迦勒底的走廊灯一瞬间亮起,映在卫宫眼睛里的黑夜消散,她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倒影,还有好奇的脸。

“最重要的寓意,当然也是德国人最看重的一点。这点传到东方国家之后,尤其是日本,最多地用在了婚礼上,所以你能在婚礼的返礼之中看到许多年轮蛋糕吧?「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坚持走下去。」……这才是Baumkuchen,也就是年轮蛋糕的真正寓意。”

“这样吗?”藤丸立香反倒笑起来,“我可是早就做好这种觉悟了哦?”

“这样就好。”卫宫伸手,在她蓬乱的头上拍了拍,“到那个时候可别哭啊,Master。”

“喔,差点忘了。今天最重要的一句。”

卫宫朝她微笑,微笑似乎洗去他身为英灵的冷酷,将他恢复成青年模样。“生日快乐,Master。”

藤丸立香露出两排牙向他笑。她把剩下的年轮蛋糕嚼碎吞下,蜂蜜与巧克力的味道在她唇齿之间流窜,她想她无论走到什么地方,哪怕是地心都会记得这层次不一,内层还有些夹生的蛋糕味道。时间在迦勒底似乎一文不值,可这个夜晚时间将凝固,在南极的危峰之中闪耀柔软的光。





FIN

评论(2)
热度(72)
Top

© 菠萝味菇形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