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只在天堂

 

闪光

CP:藤丸立香♀ x 玛修·基列莱特 

紧急小短打





玛修走出了宴会,她头晕目眩脚步不稳。被各方英灵挤在中间,她的高跟鞋不知踩到谁的脚背,让她重心倾斜撞到一旁的达芬奇,抬头一看却又见到兰斯洛特对身着长裙的达芬奇搭讪。亚从者皱起眉,她拉起已经有些滑落的礼服肩带,趁着有人把西装外套盖在自己肩上之前挤出了人群。有不少人和她打招呼,更多人没有注意到她。迦勒底难得被皇帝们一时兴起打扮成豪华酒店,她想自己不该来参加这种宴会,那是她在玻璃隔离室内成长的大脑无法想象的东西。


走廊上清净许多,也有已经不胜酒力的零星人影散布在休息室及落地窗边。玛修随意找了个沙发坐下,她自然没喝酒,皮质沙发上的凉意还是让她精神清醒许多,同样让她在众多躯体之间摩擦过的皮肤表层冷却下来。无温度的星空在她头上铺展,她向后仰去,让跳了几支舞有些发热的膝盖放松下去。隐形眼镜是达芬奇提供的,她费了些功夫才把透明的软树脂片按到眼球上。她很久没再从身体深处听到英灵的低语,那属于另一个人的小小星球似乎从她胸前被抽空,这让她逐渐清楚自己是无法再作战的。随即玛修·基列莱特不仅顺着那条线想到她的御主,十分自然地回想起藤丸立香的眼睛,承载着人类模样又似是而非的各种情感。


她想起藤丸立香在宴会开始时就被从者们围住了,她自动避让开。曾经基列莱特还能战斗时她和那些英灵们能够平起平坐,说到底能和过去的被铭记的英雄们同座同席便已是一种荣光,现在那些英灵们依旧热情地对待她,可她自己后退一步,她想她不过是个后勤人员了,只能在监控室做些加油打气的工作,似乎连御主身边的位置都没有资格去争取。玛修在沙发上伸开四肢,这姿势如果被医生看到一定要惊慌地跑上来让她注意仪容,她还在无菌室里的时候就曾这样被提醒过。不过现在四下无人,宴会厅里还在觥筹交错,不时能听到大笑声和叫喊声。那里一定是热闹的,她想,御主一定被团团围住根本没法脱身了。


所以自然不可能前来寻找她。


宴会厅那里突然传来交响乐的声音,那是聚集了人类历史上闪光到不可超越的音乐家们的乐团,这大概是什么余兴节目,更可能是宴会的最高潮。她把后背挺直,头发上的花散下来了,人工培育的百合连花粉都结不出,了无生气地被灯光与热气轮流摧残过后蔫巴巴地躺在白色皮面上,那应该被扔进回收站或者垃圾桶,玛修·基列莱特从未感受过如此的烦闷。


皮鞋的声音朝这边来,她想也许是路过的从者,也许是来找她的某人,脚步急促又轻盈。月亮在极地的高峰上转了方向,把光线聚焦向休息区的拐角,连带着期许的粉紫色眼瞳一起凝视即将到来的过客。那出乎她的意料,却让她感到顺理成章,在一撮相比环境色太过鲜艳的橘色头发飘进月光的那零点零一秒她就知道那是谁,接着是盛了一弧弯月的明亮眼球,还有身上长长的乳白燕尾,藤丸立香的头发用发胶挽了上去,她看起来像个通俗小说里会出现的男装丽人,玛修想。


随后当藤丸立香朝她笑着走过来的时候,亚从者便相信自己一定是爱着她了。


视野突然变得明亮,亚从者紧张地挺直后背,她悄悄摸自己的礼服下摆,确认是否整齐。高跟鞋上面的脚踝骨并在一起,膝盖之间有些许滑下的裙摆,玛修摸到了那朵花,人工培育的百合,她又把它戴了上。


“你累了吗,玛修?”


“不,没有……”她回答,让自己的声音停止颤抖,“只是太挤了。”


“确实很挤……”藤丸立香把手指插进涂满发胶的发丝里,困扰地摸了摸,“而且我还被她们强行打扮成这样,很怪吧?”


“怎么会!”


玛修站了起来,“前辈这身非常合适!啊,我是说,我觉得很合适……”


她们面对着沉默了一会,空气尴尬而温柔。“我在新宿也穿过男装。”藤丸立香开口,“只是那个时候是黑西装,头发也没打扮成这样。”


“我有看过照片,前辈非常英俊呢。”


“啊——”藤丸立香大声呼出胸腔里的气,突然上前一步拉起玛修的手,躬身看她惊讶的脸,“阿马德乌斯和安东尼奥在合奏,马上就到第二曲了。”


玛修点点头,她的御主抢在那句话的末尾接着说:“所以现在还有时间。和我一起去跳第二曲吧。”


她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踩在绒毛的尖端上,能够支撑她的底气随时会崩塌。舞池中方形舞的队列散开,鞋跟在地板上叩击成一条震颤的河流,有更大的笑闹声将其淹没。那与她们无关,暂时,基列莱特想如果是在黑暗之中她也许会去吻她的前辈。可那双有无色的网浮沉的橙色眼瞳里却泛着闪光,她相信那不是什么月光,那只是自己的幻觉。


“我怎么会拒绝呢。”她握紧藤丸立香的手,感觉到两人濡湿了的手掌合在一起。


她被拉进人群之中,这次基列莱特完全没有看脚下,顾忌自己的高跟鞋踩到了谁的脚趾又刮过谁的脚背,因为人群让出一条窄路来,将所有的视线如万千的灯光聚焦于她们身上。宴会厅中的莫扎特在笑,他身边围绕手持指挥棒的天使。钢琴的白键被按下,那将牵动一块琴槌敲击铜弦,她才察觉到自己已身处舞池中央,在圆形的空地之中与藤丸立香相对伫立。


“那么,小姐。”藤丸立香向她行绅士礼,她故作正经让玛修噗地笑出声来,这完全化解她的紧张。“请把你的手交给我吧?”


基列莱特看不到别的东西了。那些围绕的缠绕的疑惑的打量的议论的视线全都化作光源,在倒映自己的明镜之中化作爱人眼底的闪光,将她吞没。她想说好,可她没有。


她交出了自己的手。她此时十七岁,她想这支舞将跳到永远。






FIN

评论(3)
热度(136)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雪菇顶半糖抹茶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雪菇顶半糖抹茶拿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