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饿了

 

秋日列车

CP:藤丸立香♀ x 玛修·基列莱特

「这不是结束,甚至也不是结束的开始。然而,它也许是开始的结束。」

向各位推荐一下《离太阳只有七步》

以及BGM Summertrain





藤丸立香收拾行李。她在包里装一本书,装一件外套,塞了一个坐垫。她要去坐火车,或者电车,或者蒸汽车,随便什么都行。在离开房间的当口她又想了想,从床头柜里掏出一包零食,几个月前铃鹿把盒子塞给她,放在床头柜里竟忘了。是一包巧克力饼干,粉色的,上面用圆滚滚的鲜亮色大字印着春季限定,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


她穿过迦勒底的长廊,途径大开着门的达芬奇工坊。万能之人在里面朝她招招手,没用搭话拖慢她的脚步,达芬奇看着她离开,拿起桌上的热可可喝,发邮件问监控室今天的灵子转移地点。藤丸立香背着包走,那个包是弗拉德三世做的,阿斯托尔福还在上面缝了个狮鹫布偶。食堂里的卫宫和布狄卡忙得团团转收拾厨房,午饭的时候科学家们在食堂唇枪舌剑接着拳脚相加,虽说及时被神秘学家拖走说教,还是掀翻不少桌子。玉藻猫正趴在门边擦地板,肉球噗噗噗地按压地板,叮嘱她记得回来吃晚饭。


藤丸立香应下,她又路过一片休息区和在打牌的骑士们,在玛修的房间门口按门铃。她的后辈正穿上外套,背了郊游用的小挎包。看她来了,玛修转了转手里的帽子,是一顶针织羊绒帽,白色的贝雷帽款式。她最终还是放下帽子,挂回穿衣镜旁的挂钩。藤丸立香拉住她的手再次穿过走廊,她们要赶列车,尽管她们没有票也没有钱。灵子转移前她对工作人员表示感谢,接着她们出发去完成这个月的离家出走。


“我们穿越了时空。”藤丸立香这么说着掏出坐垫来铺在僵硬的塑料椅子上,“这对于我们之外的人类是不可能的。我们却经常做,有的时候甚至每天这么做。”


“因为迦勒底是这样的地方。”玛修回答说。她从小小的包里拿出小小的压缩袋,展开便是一块米黄色的坐垫。


“我们可以借着灵子转移离开迦勒底。”藤丸接着说,“我们可以离开迦勒底,却只能借助迦勒底的力量。”


“这也许……可以算是伪命题,前辈。”


“我们出不去的。你也是,我也是。”藤丸立香没什么反应,她接着从包里拿书,“我是人理的工具,迦勒底是我的工具,或者说我和迦勒底在互相使用。你看到的那些全部,从古至今的英雄、反英雄、传说、史实,我们都在互相使用。”


“这话说得太难听了哦,前辈。”


“这是事实。你看福尔摩斯先生不是也说过,「所有事情必须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无论迦勒底有多舒适的生活和先进的设备,你都没法否认它是与所有东西隔绝的设施。”


书签是一朵花。被塑封起来的干花。玛修从她手里拿过修去边角的书签,她把透明的塑料片放在眼前,隔着镜片去看对面车窗外的都市。今日伦敦依旧有雾,她只看见灰色的街道与蒸汽火车喷出来的浓厚黑烟,像是芝麻包子和黑米饭排排坐的电饭锅。


花是鸢尾,紫色的鸢尾。玛修知道她还有别的书签,有红色野花与白色野花的书签,有塑封的相片,有装载不同字体的卡片。她还有黄金的耳环,青金石的手链,宝石镶嵌的头簪,玄铁的扇子,牛皮的短靴,银币和子弹,雪茄和红酒,她拥有一切,以及众多人的真心。藤丸立香把头发挽到耳后去,靠在坚硬的椅背上读书。车内有煤油灯,可还没有点亮。雾为什么是灰色的呢?玛修小心地收好书签,把眼镜摘下来稍作放松。


“玛修看过科幻小说吗?”


“嗯,稍微看过一些。”玛修垂着眼睛,她视野里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光点,就像那些古早电子游戏,是像素点构成的。


“感觉如何?”


“总感觉书中想象的一切,都和迦勒底过于相似。”


“可我们无法到未来去。我们只能参与过去,并成为传记之中的一个无名过客。”


玛修阖上眼睛,她听见火车轮子在脚下咔嚓咔嚓地响,火车头加了煤,呜呜地尖啸。“是的,前辈。我们只能做过去的客人,并且成为其中一员。但我们本身就生活在未来之中,即使是泛人类史,我们也已经是未来科技之中的生物了。我无法离开迦勒底,也无法依靠自己一人生活。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未来」的产物啊。”


“即使我们已经完结了那么多故事?”


“是的,即使这样,前辈。”


藤丸立香不再说话。她们衣着鲜亮,车厢里空空荡荡,成了这两个被剪下来的招贴画人物的灰暗背景。火车在市区之中停下,她们听见门打开,却无人上车。这是梦吗,还是今天的火车站确实没人,谁都不知道。这不是她们能确认的事。


玛修在寂静里想象着一位检票员走过来,那是一位女性检票员,身材圆润,有棕金色的卷发。你们的票呢?玛修回答没有。你们从哪里来?从迦勒底来。迦勒底是什么地方?是天文台,是我们的工作场所。好吧,假想的女性检票员挥挥她手里的票根,虽然很想和你们再聊聊——你们长得可真可爱——但是没有票就不能坐车,要么现在买票要么下车。您不问我们的终点是哪里吗?玛修对假想检票员说。于是检票员用非常符合她身份的无奈语气说,你们要去哪?


我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只有列车和未来知道。


假想的检票员消失了。玛修睁开眼,她戴上了眼镜。“前辈,今天读的是什么?”


“《离太阳只有七步》。从迦勒底走上去的话,也许真的只需要七步。”


藤丸立香把书皮给她看。黑色的背景上有一扇很小的窗子,试图从中透过的光被十字架形的物体挡住,在漫长的未知之中拉出橙黄的影子。藤丸立香没有表情,像是书皮和故事没有影响到她似的。


“您想去太阳吗?”


“太阳可是有几亿摄氏度的燃烧星球。”藤丸这才向她微笑,“我如果真的走上去了,小茄子,你就看不到我了。伊卡洛斯仅仅是试图靠近太阳就被烤化了双翅,而这颗星球连黑洞都无法吞噬,我只是个人类,就算有魔术回路也无法抵抗这种物理攻击。”


玛修把目光转向身后的窗子,车外的风朝着左边吹,烟雾跟着飘到对面去。火车正驶向郊外,没有人报站,在逐渐稀落起来的村庄之间看不到站牌。她想她们今天的终点站也许是爱尔兰,也许是威尔士,也许是挪威也说不定。可维多利亚时代还没有海底隧道。


“「这不是结束,甚至也不是结束的开始。然而,它也许是开始的结束。——温斯顿·丘吉尔。」”


藤丸读出第九章的楔子,抑或是小标题。她啪地把书扣在腿上,拉过玛修的手握住。玛修感觉到她的手指发凉,也许是伦敦很冷的缘故。“我可以相信吗,玛修?”她直视她的眼睛,发现那里面有许多灰尘,是陈旧的五斗柜倒下时会弥漫出的灰色的雾。“我可以相信吗,玛修?我们的下一次旅程就会是最后一次?”


玛修看着那双橘色的眼睛逐渐褪色,最后化成和周围同样的灰色。她们走进了黑白电影,或者黑白电影的像素点侵蚀了她们。灰色的眼睛又变成斑驳的旧照片,最后如圣诞节早晨起来要清理的火炉灰烬一样散去。


“我想您可以这么相信,我也愿意这么相信。”她用干燥的手心包住藤丸的手指,“我爱您。”


随即藤丸继续了被中断的阅读。她读起书来。“「他走到窗前,凝视着外面迷人的风景,河流入海处,点点白帆在波浪中载浮载沉。吉尔教过麦克如何使用屋里的设备,他努力回忆了半晌,脑中却似乎一片空白。刚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他稳定了情绪,恢复了体力,再加上澳大利亚的一切看起来如此平常,让他感到似乎又回到了1969年。」澳大利亚,我还没去过那里。我的高中地理学得烂透了,主要因为我在课上走神或者睡觉。每个高中生都会,玛修,别用那种惊讶的眼神看我。我的高中地理老师曾经是个声音很尖的女人,现在是个头发很长声音低沉的男人。”玛修知道她在说埃尔梅罗二世,露出了理解的微笑。


“您以后也许会有机会。澳大利亚是片神奇的土地,我在书里读到过。那里也许会有更多的英灵与您邂逅,您也许还能有机会骑袋鼠……”


藤丸立香从她手中抽回书签夹上,“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任何更多的英灵了。已经足够了,论战斗力的话,其实几个人就够了。那些英灵来到迦勒底,是必要的吗?他们如何判断我真的需要他们?我连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他们帮助都不知道——虽然在最开始确实是的,可那不代表永远都是——他们为何自作主张认为我需要他们与他们一同拯救世界?说起来拯救世界真的是我,真的是藤丸立香必须要做的事情吗?”


“我想是的。”玛修再次拉住她的手,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一定是的。请您睡一会吧,在这辆列车上,您想做什么都可以。”


“如果我拉着你跳下火车呢?”


“迦勒底会实时监控着找到我们的。”


“你说得对。”藤丸立香把书扔到一边,从包里拿出外套,“你要吃饼干吗,玛修?”


“这是春季的商品吧,前辈。”


是樱花味的巧克力。非常难吃。藤丸立香吃完半袋,之后把整个盒子丢进列车另一头的垃圾桶,抛物线在垃圾桶边缘重重地回弹,饼干渣从袋子口漏出来。


“和我一起走吧,玛修。”藤丸立香闭上眼,“就算是去太阳,我们也只需要走十四步。”


“我会的,前辈。”玛修握紧她的手,“我会的。”


列车从工业雾霾之中脱出,终于有澄净的夕阳照进车窗。藤丸本来就是橘色的头发开始闪光,每一根头发都泡满金粉。玛修在她的阴影里浅眠,她们都知道这是夕阳,却没有一人睁眼去看。夜晚很快就会来临,正如冬天,又一年的冬天就快到来了一样。下一次的旅程不会远,下一次乘坐的列车也不会是这一辆,下一次她们的对话依旧如此无序。下一次,下一次,这里有无尽的下一次,每一次都不是最后一次,最后是遥遥无期的终点站,与死神并肩与衰老同行。


列车停下了。她们从座位上坐起身来,天黑了。


在下车的时候,她们看见了站牌。在提着灯披着斗篷等待着的达芬奇身后,站牌上写着清晰的“迦勒底”。


“回去吧,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哦。”机械鸟降落在藤丸立香肩上,万能之人把提灯抬高,暖黄色的灯光映照一片毛茸茸的空间。“今天的晚饭是炖肉丸咖喱和金枪鱼千层面,你想吃什么呢,藤丸君?”


藤丸立香摘下肩上的鸟还给达芬奇。“还是米饭更好。”她回答道。


列车开走了。玛修抬起头看森林的顶端,灵子转移的蓝色光晕模糊她的视野。


而她却依旧不知道这辆列车的终点在何处。






FIN

评论(1)
热度(54)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菠萝味菇形橘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菠萝味菇形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