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饿了

 

发光如星

无cp向,大卫王与咕哒子的交谈。
在冠位时间神殿后的小插曲。与其说是小插曲,不过是一段甚至不值一提的对话罢了。




藤丸立香路过走廊,经过巨大的落地窗,来到休息室。她的伤还未完全愈合,肩膀和腰还有些隐约酸痛,她想那盾确实很重,在肾上腺素消退之后便感觉到肌肉的呻吟。玻璃的自动门在她面前打开,露出里面略带香料气味的暖意。说来奇怪,迦勒底有那么多丧失理智或是怠于遵守规则的从者,却没有一人破坏休息室的自动门。等待它识别物体靠近再打开,有时因为两人间隔略远它便自行关上,那时又要等它再度识别。这功能繁琐让藤丸立香曾经也不甚烦恼,而她也曾几次因为睡意朦胧或是事态紧急而撞上毫无装饰的透明玻璃,英灵们却不慌不忙似乎总有空余处理事务,一个个老实地站在门口与等待玻璃移开。

休息室里很空荡,厚软沙发之中半个脑袋都没,她却听见轻柔的翻书声。循着声音去找,在壁炉旁边的小茶几上摆着牧羊的铃杖,再低头,即使灵基再临三度也依旧衣着单薄的以色列王在沙发上仰面躺着,朝她笑吟吟地投去目光。

“Master,在找什么?难道是在找我吗?”

“我在找你。”藤丸立香坐在沙发上,大卫盘起腿来,从她身旁坐起。

“难道是终于对股票或者投资有兴趣了吗?那样的话我推荐凯撒商会的股票哦,虽然商会的行径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根据以往的数据来看这只股票的潜力的确非常大。再说凯撒本人也是优秀的商人,作为贸易伙伴我也和他有很多往来。啊不过,如果Master只是想投资我的话,那还是买大卫银行的基金比较好哦?虽然没有商会股票那样涨幅巨大但是十分稳定,在这个世界彻底崩坏或者我破产之前都会持续上涨,Master现在投资十万的话,说不定五十年后就变成百万富翁了呢?当然啦,Master如果想豪赌的话还有克丽欧帕特拉的埃及债券,买进卖出速度飞快,但是还是要看运气啦。”

大卫难得能滔滔不绝地讲完一整段话。平时的藤丸立香会在听到“投资”两个字便打住话头,可今天她格外安静,不如说还很认真。“难道真的是想要投资吗,Master?”大卫眯起眼睛看她,看她眼睛里毫无波澜地倒映着自己的脸。

“我想,不是。”藤丸立香认真回答。

“那是为了什么呢?”以色列王伸个懒腰,满脸往常的无趣。

藤丸无声地指他的大腿。小巧的袖珍黑皮本上印着烫金字,以她的犹太语程度也能辨识,再加上书脊上有一行细小的英文译文。

《旧约全书》,记载了从伊甸园时代到基督降生前的以色列历史,藤丸立香曾有空翻阅过,若是细看,能登记在英灵座上的不甚其数。

“啊,这个?”大卫用指尖按按书皮,“这是当然的嘛,我可是神的子民啊。就像哈桑们也会聚在一起读古兰经一样。”

藤丸不答。她伸手抚圣书还温热的羊皮封面。黑色的羊皮能够保温,上面还残留着壁炉与遥远之人的触摸。“大卫王,你在看什么?”

“称我为大卫更好。”牧羊人抬起手,“刚刚才看到《箴言》……啊不,不好,我可不能说谎。还是说实话吧。愚顽人说美言本不相宜,何况君王说谎话?*”

“我是特意去看的。《诗篇》之后的篇章,我对这个排列方式稍微有些好奇。Master,你不信仰以色列人的宗教,大概也会知道一些,毕竟这两章和《启示录》一样,都是非常有名的嘛。”

“我知道。以色列史上最具有智慧的王所撰写的篇章,用于告诫臣民与子孙。”

大卫的绿色眼睛映出一片橘色。“最具智慧的王……确实如此吧。毕竟我没有亲眼看见过他执政的样子,到了英灵座之后又失去了时间概念,不知不觉好像就睡到了以色列毁灭……”

藤丸刻意略过话中一贯的吐槽点,“没看到吗?”

“我没看到。”牧羊人依旧轻松地笑,“王子可是在前任王去世之后才能登基的。”

“不过就算如此,在他幼年时我也未曾与他多做交谈。我确实是个不称职的父亲和王,因我杀戮太多,神连圣殿都不许我造。不过如果做丈夫的话,我想我还是很不错的。”

“因为你偏爱押沙龙吧。”

“我确实爱押沙龙最多。可押沙龙他……怎么说呢,该说是性格有些缺陷吧,也可能是因我的偏爱而骄慢自重了。可是他确实俊美,全以色列的男子与女子见了他无人不心生爱慕。毕竟他的母亲也是美人,而我也是无与伦比的美男子,这种遗传真是太好了!”

“亚多尼雅呢?”

“啊呀,你居然知道亚多尼雅呀,这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Master,没想到你暗地里了解了那么多关于我的知识呢!”牧羊人向后靠在沙发上,显出悠闲的派头来,“亚多尼雅他……也是我这种偏颇而产生的结果之一。不过,在我之后的王国发展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再插手了,毕竟那已经不是我统治的以色列了。若不是拔示巴和拿单来到我面前,我根本不会插手的啦。”

藤丸微微失语,“真是不负责任的王啊。”

“不负责任吗?好像确实有过这种评价。不过那个时候我还是持有理智的,不然就不会只是抱着亚比煞了……”

牧羊人的话被轻微的短咳打断。这是藤丸表达不满情绪的一种方式。年轻的大卫识相地避开亚比煞的话题,他继续说了下去:“不过立王的时候,后世能看到的只有拔示巴的愿望吧?”

因母亲的愿望,与被降下神罚而死去的头子,共同构成一张网,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推向王座。“不过,嘛,当然也有我赏识他的成分在了,只是哪里都没有记载罢了。”

“你赏识……”

“我赏识他,我的儿子之一。我相信你也一样,Master,他的智慧有目共睹,连后世的非信徒都一定知道这个名字。早在他孩童之时,神就已经把特殊的恩典降在他身上——啊不过,在人们看来,这种恩典反而是一种痛苦吧。”

“他没有人类的心,是完美的神的泥偶。在他出生的时候便是这样了,我曾尝试逗他笑,他却模仿了我的表情。呀,说实话,这真的很让人难过啊。但是如果他做王,那这世上便再不会出现比以色列更繁荣的国家了。Master生来也不是注定就是Master,在这之前你大概是个普通的学生吧。可他不一样,他和大部分的英灵们都不一样,他生来就要做王,而且从生来就具备了成为王的素质。”

藤丸点点头,她以女性特有的细微敏锐察觉到牧羊人没有说他儿子的名字,他在押沙龙后第二个亲身经历消亡的儿子,他在最受宠爱的儿子之后又一个失去的、成为王接替他国家的儿子。

藤丸立香也没说。她想这里并不隔音,也许某个人会经过这里,隔着玻璃门听到他们的对话。或是不需要听到对话,甚至只要看到他们共同出现,便已知道其中内容。

这太残忍了。

她想起玛修在深夜压抑的哭声,她想起只亮着屏幕光的监控室里冷却的没人喝的可可,还有走进医务室一成不变的景色,与工坊里偶尔传来的叹息。

这太残忍了。

她想这是人道主义和大局主义的碰撞。但是她又想这根本不是什么狗屁英雄行径,只不过是这个人就和生前一样,无论经历了何等的美好,还是按着从出生起就设定好的结局谢了幕。

可是不残忍又能怎么样?

“别露出那种表情啊,Master。”牧羊人伸手摸她的头发,如父亲般摩挲头顶发丝,“马是为打仗之日预备的,得胜乃在乎耶和华。*我想他既然说了这话,那也一定是这么想的。而他把自身当成了得胜的筹码,既然如此,那一定是归到天上去啦,所罗门他。”

“别因为我说的话而哭泣啊,Master。”大卫王的手掌内侧有青年形状的筋骨,藤丸想那一定也有相似的骨架结构留在所罗门身上。“毕竟他早该在千年之前就去天堂了。虽然我也是。”他拍了拍她的脖子,王并不擅长安慰孩子。

“说起来,你到底因为什么才来找我呢,Master?”

藤丸立香擦去脸上水痕,眼角睫毛依旧湿润贴在皮肤上,湿漉漉地带来凉意,脸上闪着断续的火焰反光。“我是来叫你参加宴会的……当然是否参加,每个人都有足够的自由。”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就说今天的休息室和走廊怎么这么冷清呢。原来已经聚在一起庆祝胜利了啊。”他拿起膝上圣经,与铃杖交换,“走吧Master,伤心是要留在过去的东西,现在应该做的是向前看。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为你演示用投石器打靶子,我的技术可不会亚于牛仔哦?”

藤丸立香在他之后起身。牧羊人脚步轻快,似乎根本就不等她,这让她得空瞥到桌上终于翻开的旧约全书。

随即她看到那被大卫随意地翻过来的略有些折痕的印度纸上,几行被人刻意标注过的经文。





「睡在尘埃中的,必有多人复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远被憎恶的。

智慧人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







Fin





*箴言17章7节。

*箴言21章31节。

*但以理书12章2-3节。

评论(4)
热度(146)
Top

© 菠萝味菇形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