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饿了

 

月意似酒

CP:荆轲 x 藤丸立香♀
是约稿



藤丸立香走进模拟设施的时候是晚上。迦勒底的时针显示现在时间是十点十三分,自从她周回回来之后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藤丸立香在六个小时之内整理了一遍材料,和玛修确认了明日的编队,又去医务室做了身体检查,接着在厨房里的椅子上吃完了豪华鳗鱼饭套餐,期间看着电视上播放的从者自制动画喝味增汤。味增汤是用清淡的白味增熬的,白味增,她第一次听说这名字的时候以为是纯白色,就像白色的腌蜜豆或者汉服的褶皱。然而只是浅浅的黄棕色,是亚洲人的皮肤在昏暗光线中的颜色。

在一切做完、她从浴室里踏出来的时候,房间内的中意从者还没回来。于是藤丸头上搭着毛巾,出门去寻找她的从者。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荆轲在哪。只不过她没想到今天的模拟设施环境被调成了沙漠,有些像她在北美见过的原野,但总感觉有哪里不同。荆轲似乎没打算让她寻找太久,所以藤丸只是走了几步就在空旷的沙漠里找到了她。

“晚上好,荆轲。”她开口说,“已经晚上十点了,你喝了几个小时?”

暗杀者从躺着的岩壁上睁开眼,“啊,晚上好,Master。”

没有太多酒气。尽管藤丸立香一滴酒都不沾,可她天天在房间里看荆轲提着白色的细瓷酒瓶晃来晃去,总也是能从嗅觉上判断出状态的。

“介意我坐下来吗?”

“当然不了,尽量坐吧Master。”

荆轲依旧躺着,赤红的岩壁上并不如她想象的冰冷,反而带有些日光的余温。这让荒漠的景色也变得温暖起来,有残余酒滴从翻倒的瓶子里流出,悄悄地弥漫开米酒的味道,渗进藤丸鼻腔里带起一绺发酵后的甜。

荆轲没说话。在模拟设施里没有敌人,荆轲已经是老手,不会和某位圆桌骑士一般在调试时出现失误。藤丸用指肚擦过岩石,粗糙的表面让她刚洗完澡柔软至极的皮肤逆着她抚摸的方向聚集,有沙尘混在颗粒凸起之中,她捻去灰黄的土,用毛巾擦干净指尖。头发上滴下积蓄已久的水珠,白色布料覆盖的肩膀上顿时濡出一片浅灰来。藤丸已经换上睡衣,这个时间本是该在被子里休养生息,她却和不愿回家的初中生一样坐在灵子模拟的场景之中,旁边还有半醉的从者。

“……”她张嘴想说我们回去吧,却停了下来。藤丸想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荆轲躺在戈壁之中,于是她朝旁边挪了挪,把回房间的念头丢到脑后去。

“今天喝得并不多呢。”

荆轲睁开眼,眨了眨似乎在思考她话里的含义,“……嗯,确实。今天喝得不多。”

“今天心情格外好吗?”

接着荆轲坐起身来。她随意地搭着双腿,柔软布料的汉服裹着她,随着那些中国特有的浅青色花纹下坠,缠绕,铺散。她今日衣着整齐,眼神也比往常醉酒时清澈得多。有银白的月色在青绿的湖里流动,那汪千年前的异国玉色湖水映出藤丸立香的脸,和她注视的瞳仁。

“不,不如说今天的心情和往常不太一样。”

“嘛,这个倒是可以感觉到啦。”藤丸朝她微笑,毛巾从她头上滑下,这让荒原里刮来的温热的夜风吹进她的头发丝里,“荆轲从前去过戈壁吗?”

暗杀者对着月亮摇头。“Master去过吗?”

“有倒是有,但是不能称之为戈壁。那只是荒芜和干涸形成的沙漠,无论往哪里走都只有沙子而已。”

“啊,北美吗。”荆轲的语气温和起来,“确实,那里没有丘岩。但是骑骆驼的话,果然还是沙漠更适合一些。”

“骆驼的话,我想也许未来会有的。”藤丸想起某位女王,又将目光定在旁边的从者身上,“如果荆轲想骑一下的话,饲养者也会点头同意的。”

“我心领了。”

今日的荆轲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她正这么想,荆轲又接着开口:“月光真是明亮。我从这里能看到整片沙漠上的景色,在快要日落时黄色的沙会变成橘色,在完全暗下来之后,加上了月光,这片沙漠就像丝绸一样。在你进来的时候,Master,我才刚刚明白,原来高渐离曾经说的戈壁这么美啊。”

藤丸立香的话堵在了喉咙里。荆轲是在常人应当享受生命的年纪里逝去的,后世说她若是成功,便会改变中国的历史。无论书上对她的描写如何,又作出许多假设,那都是已经不可挽回的千年前的一滴水滴。蝴蝶扇动翅膀也许会卷起暴风雨,也许只会让花瓣轻微抖动。她的从者逆行过万万个日夜来到她的身边,时间已不是桎梏,英灵却被世人的认知捆绑,成了最不能挣脱自己的魂灵。所以藤丸向荆轲靠过去,用水汽刚刚消散的手掌挽她柔顺的黑发,那一拢细长的发流过手心,成为月光的河。

“要帮我梳理头发吗?”

“稍微有些乱。荆轲是不会在意发型的人呢。”

“这么说来,似乎确实是。不过只是在我的年代,人人都蓄长发,所以才以这种形象现界了吧。”

那朵百合似乎永远不会凋谢。藤丸曾好奇过那是不是假花,指间却传来植物纤维的柔软触感。也许是魔力的关系,也许是因为花和从者被定义为了一体,更也许是荆轲在它凋谢之前便更换。藤丸不追问那些,她看到的荆轲在战场上无意地绽放,如山谷之中无人照看的野百合,甚至并不把自己框在任何与美丽相关的词汇之中。藤丸立香见过数百从者,也见过数千不同的人类,可她想世上也许独独只有一位荆轲,在她面前被旷野的风拂起发丝与衣袍。

“总有一天,我会踏上没有归途的旅程的。”荆轲迎着吹来的风微笑起来,她转过头,于是藤丸看清她的眼瞳,在幽深的湖泊之中泛起蜜糖色的涟漪。“但是我已经见识了如此美丽的月亮,似乎能就着这样的美景喝尽天下的酒。”

风没有停息的迹象。乳白的酒瓶在岩壁上轻柔滚动,画出一个弧形。藤丸立香将脸埋进有着清爽气味的黑色长发,轻声地叹息。月光依旧柔和,纯白的衣褶与花与残留工业洗发水香精的毛巾融进画卷,挂在藤丸立香心口处某个不自然生长的刺上。她想无论再经过多少年,无论她与时间那头相隔多远,这都将成为一瞬永恒的心跳。





FIN

评论
热度(53)
Top

© 菠萝味菇形橘 | Powered by LOFTER